欢迎您,来到明星新闻频道-中国娱乐网!
联系电话:      投诉及投稿邮箱:

伊纳里多连续两年奥斯卡大热 他将重新定义好莱

2019-07-10 00:57 来源:未知

  《荒野猎人》这部由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执导的新作,不仅票房和口碑双丰收,连获今年12项奥斯卡提名领跑全场的同时,更是在好莱坞一石惊起千层浪,以它打破传统孑然创新的拍摄、导演、制作的技术和手段,让好莱坞不得不重新审视“电影”这个词的范畴,重新意识到电影所能够提供的、电视所无法取代的视听盛宴。

  凤凰娱乐讯 (作者/柏杨Cypress)现在的好莱坞很流行这样一句话:“在美剧的黄金时代,谁还要去看电影?”从《黑道家族》、《火线》,到《绝命毒师》、《广告狂人》和《权力的游戏》, 越来越高质量的美剧源源不断地涌现,越来越模糊了电影作品和电视作品之间原本的界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些美剧作品,不仅仅是内容和表演上的优质,它们在制作上,从摄影、剪辑到美术、配乐等各个方面也都无一不精。尽管是在小银幕上放映的作品,却早已达到了甚至超过了很多大银幕作品的水平。因而,一旦提及全球娱乐产业之都好莱坞的最新动向,业界无不众口一词称如今是“电视剧的黄金时代”。

  然而,踩着2015年的尾巴上映的《荒野猎人》,却在2016年的伊始,不露声色地动摇了这个说法。

  这部由去年凭《鸟人》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执导的新作,不仅票房和口碑双丰收,连获今年12项奥斯卡提名领跑全场的同时,更是在好莱坞一石惊起千层浪,以它打破传统孑然创新的拍摄、导演、制作的技术和手段,让好莱坞不得不重新审视“电影”这个词的范畴,重新意识到电影所能够提供的、电视所无法取代的视听盛宴。

  电影的发展史,即是人们利用电影这个媒介不断探索新的叙事方式的发展过程。从黑白、无声到如今的巨幕、3D、4K和环绕立体声,不论是画面还是声音的清晰和精致程度都似乎已经抵达了一个峰值,让观众和好莱坞的电影人们都禁不住疑惑,这是不是电影所能进化的最高境界了。而正是这疑惑,让每年看起来千差万别的电影实则千篇一律,让美剧逐步具备了夺走电影风光的机会。因为大家都似乎遗忘了,从电影诞生发展到如今的地步,贯穿始终的是探索这两字。

  而这位墨西哥导演用他充满实验性的作品告诉我们,电影依然和将近一百年前刚刚诞生的时候一样,仍然是有无限潜力、无限可能的叙事媒介。从《鸟人》的一镜到底到《荒野猎人》的全程自然光拍摄,伊纳里多在向世人继续实现着他对电影的拍摄和导演手段所进行的新的探索和开拓,尽管这些探索的过程是无比艰难的。

  为了完成伊纳里多所要求的“一刀不剪”的120分钟“长镜头”效果,《鸟人》的拍摄和制作难度被大大增加。“我为什么多难也一定坚持要这么拍?因为我希望的是让观众完完全全地掉进这个首演前三天主角的全部生活在他眼前崩塌的极度动荡不安的心理历程之中。我希望通过避免任何剪辑的痕迹,来消除任何程度上时间、空间变化所带来的干扰,而让观众能够全心全意地和那个一直和他对话着的良心面对面。”伊纳里多如是说。

  尽管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并不代表这部影片就一定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但是学院把一年一度的最高奖项颁发给《鸟人》至少说明,这个好莱坞最权威的电影奖项对这部电影是认同且赞赏的。尽管至今谈及《鸟人》和它的一镜到底的独特叙事方式,业内业外仍然争议纷纷,但伊纳里多在《鸟人》中对电影叙事手段进行的有效探索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

  一年之后,凭借奥斯卡所赋予他的名望和影响力,伊纳里多回报以另一更加大胆的尝试《荒野猎人》和它的全程实景自然光拍摄。

  这一讲述19世纪最先进入美国的先行者们在雪地里的探险和生存之旅的《荒野猎人》把拍摄和制作的难度又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对于它拍摄过程是如何艰难的新闻一直不断,全程在零下二十度的实景拍摄,拍摄总时长超过预算六个月,主演之一汤姆-哈迪放弃另一部DC漫画电影《小队》,剧组成员怨声载道称拍摄过程是“人间炼狱”,电影总花费超过成本三千五百万美元,等等。然而,当这部电影终于出现在影院的大荧幕上的时候,它惊心动魄的视觉之美和感官之震撼让每一个观众都屏住了呼吸。

  “尽管大多数观众也许意识不到其他的电影是人为打光的,但是你们至少能感觉到,有些东西是被处理过的,是比现实生活中你们看到的要美化过了的。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希望让观众感觉不到他们是在看电影,而是真的在看真实的事情发生。”两次奥斯卡最佳摄影奖获得者,既是《地心引力》、《鸟人》也是《荒野猎人》摄影指导的摄影大师艾曼努尔-卢贝兹基在和《综艺》的一则采访中说道。“就像从一扇窗户看出去一样,观众和影片之间没有任何阻隔,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尽管拍摄的过程非常复杂非常艰难,但我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种“真”和这种“美”不仅仅是靠自然光的摄影,还配合了两次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提名获得者杰奎琳-韦斯特和好莱坞传奇级别的美术指导杰克-菲斯克为了这部电影历时16个月的工作和努力。“一切都是为了把最原始最真实的样子还原到银幕上。”韦斯特说道。

  《荒野猎人》不只是画面上的“真”和“美”,它在音响、音效上也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绝高水准。《Studio System News》影评人尼尔-图里兹在《荒野猎人》的评论中写道:“如果你仔细听,你可以听到每一缕穿过树丛的风声,每一股流过河畔的水声,以及,每一片落叶、每一棵枯草被踩到时清脆剔透的声响。”

  声音和画面是电影同等重要的两面,伊纳里多在声音制作上也贯彻了他的探索精神。用《荒野猎人》中莱昂纳多被熊袭击的那一场戏的混音为例,14次奥斯卡提名,两次奥斯卡获得者,音响大师兰迪-汤姆说:“他给我的要求是做到尽可能的隐晦和可信。你要知道,这是野兽袭击人的一幕,很少有导演会把隐晦作为对这类戏的追求。然而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要的不是那些戏剧性的夸张的东西,而是真真切切的该听起来是什么样就该是什么样的声音。”

  “因为伊纳里多在这部电影里的对于真实和绝对自然非人为的艺术追求,让我重新学会了谦逊这个词的意义。作为声音设计师,我一直以来在做的都是去创造声音、模拟声音以及用各种手段来改变和支配声音,但是这一次,伊纳里多教会了我,很多时候最有机的声音是设计不出来、造不出来的,你要回到自然里去找到那些最原始的声音。”汤姆说。

  《Studio System News》把《荒野猎人》称为“2015年野心最大的电影”大概是再恰当不过了。伊纳里多在这部电影里对于电影所能承载的声画的效果,和所能给观众提供的视听体验,做出了几乎可以说是性的伟大开拓。

  《荒野猎人》对电影的探索不仅在拍摄、制作上,也在表演上。冈萨雷斯带领着一众本来就已经足够优秀的演员,在冰天雪地里激发出了他们身上最令人兴奋的火花,让他们的演绎在两个半小时的影片里呈现出了人性里最美、最丑、以及最复杂的特质。

  “尽管我们的拍摄环境已经非常难了,非常冷,而且每天可拍摄的时间也特别短,我依然坚持在很多场景用长镜头,尽量不留很多后期剪辑的机会。”伊纳里多谈起自己在《荒野猎人》中的一些导演手段的时候说,很多场景都是几个月前剧组和演员一起在开拍前几个月就精心设计好、排练好的。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有点像舞台剧。而这就要求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要一直保持住最连贯、也最具强度的表演。

  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采访中举例说:“比如我走进冰河里抓鱼的那场戏就是一镜到底。但是就算我们排得再好,到了真正拍的时候肯定还是没法一遍过,因为首先我得抓到鱼才行,而且时间还不能太长。所以结果我们还是拍了很多遍。每次我都是真的走近冰河,真的在冰水里抓鱼,每次出来以后他们都要拿大功率暖气把我整个人吹干,让我暖起来,然后再重新把我推进河里。”

  “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伟大的演员之一,没有他就不会有这部电影。在他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对于全人类最本质、最核心的那种极深厚的理解。”伊纳里多对《娱乐周刊》评价主演莱昂纳多的时候说。

  服装设计韦斯特补充解释道:“那种理解是什么?是痛苦中的觉醒和启蒙。在我们作为观众看着他经历那些难以想象的痛苦、艰难和挣扎之后,我们其实是在他身上看到了整个人类进化、演变和涅槃的全过程。”

  “他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他是好莱坞真正的超级明星。好莱坞能够一个人撑起一部影片的明星都有一个前提,就是他们撑起来的电影要么是系列电影,要么是天价成本的好莱坞典型商业。然而莱昂纳多不一样,他一个人可以撑起任何类型的任何电影。” Rentrak资深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说道。没错,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喜剧还是剧情,莱昂纳多几乎没有什么没演过的了,也几乎没有什么演过的是失败的。

  汤姆-哈迪的角色乍一看来是好莱坞最传统也最典型的反派形象:冷血的杀人犯,为谋利益不择手段且斤斤计较的小人。然而在《荒野猎人》里,汤姆-哈迪和伊纳里多携手给出了一个极其复杂的反派,一个让观众无法恨也难说爱的人物形象。

  “我不想让他在我的电影里只是个简单的招人恨的反派,因为我不相信人性本恶。 他只是无知。责任感和是非观都是随着知识的累积而来的,哈迪的角色没有获得这些知识的机会,所以非常无知。因为无知,他完全没有责任感,没有是非观,因此造成了他人的很多痛苦。而他本人,说到底,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伊纳里多说,“他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你不能撇开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和时代环境来简单地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他其实也是他那个时代里错误思想的受害者:认为奴隶制是正当的、认为印第安人是危险野蛮的。他是那些偏见的受害者。汤姆-哈迪超出我期待太多倍地塑造出了这样一个人。”

  莱昂纳多在《荒野猎人》中几乎没有台词,但是汤姆-哈迪的角色几乎每次出现在银幕上的时候都在用他那古怪粗野的口音絮絮叨叨说些什么。如果换成别的演员来演,这个角色很可能会显得华而不实,甚至有抢主角风头之嫌,然而落到哈迪手里,一切都显得格外自然、有机,并且恰到好处。他把猎人、先行者那种粗犷的、野性的气质刻画地滴水不漏。

  “他本身非常强悍、非常俊朗的外表是这个角色所非常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他还把拒人千里之外的那种粗野强壮外表下的脆弱、懦弱和偶尔闪现的温柔都演绎出来了。”伊纳里多说道。

  在《荒野猎人》里,挣扎着求生的莱昂纳多展现出了人类无法击败的韧性,汤姆-哈迪则完美地补充了人性的另一面:韧性之外的狠心。 两人双双提名奥斯卡金像奖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电影说到底是为了叙事,利用其中包含的所有元素来讲好一个故事。好莱坞发展至今,早已在实战中形成了再成熟不过的经典叙事模式:三幕式的英雄之旅。这几乎已经成了在全世界影视范围内的都屡试不爽的万能配方。 一眼看过去,《荒野猎人》从内容到结构上都和这个传统的叙事模式完全契合,然而如果仔细把电影看下来就会发现,一个我们所熟悉的故事其实是被用完全不熟悉的方式给讲述出来了。

  《荒野猎人》大概是莱昂纳多所有主演过的电影里台词最少的,《荒野猎人》也大概是所有好莱坞拍过的英雄之旅题材的影片中台词最少的之一。

  和《鸟人》中迈克尔-基顿同周围人、以及自己“良心”从头至尾没有断过的密密麻麻的对白相比,伊纳里多在这部影片的创作中运用了截然不同的手段。大量削减台词,用画面说话。这实际上是回归了电影最本真的模样。因为电影归根结底是视觉媒介,而它最根本的叙事模式即是视觉叙事。

  冈萨雷斯用大篇幅的人物行动配合大篇幅渲染情绪、暗示情节的空镜头来带动故事的推进。从人物对话的角度来说,这是一部极其安静的电影;然而从除对话以外的音响角度来说,这又是一部格外嘈杂的电影。因此,之所以说他挑战了好莱坞的传统叙事模式,就是在于他用这种极其沉默的方法讲述了一个振聋发聩的故事。

  经典的好莱坞式“英雄之旅”的故事总是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出来的,因为一般来说,英雄总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经历一段旅程之后,表达出整部电影一个明确的主题。《荒野猎人》则不同,尽管它的故事情节可以用一句话轻松概括,然而它的主题却不是那么简单。

  “伊纳里多和我都不想要仅仅讲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因为复仇是一件你得花大代价才能得到,然而其实并没法真正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回报的事情。所以我们只是把它作为刺激我们的英雄去展开这段旅程的催化剂,而把重点放在非复仇之外的其他东西上。”《荒野猎人》的编剧之一马克-史密斯说。

  英雄所映射出的人类的生存和成长,印第安人和西方外来者的历史关系,人与自然的搏斗,这些都是在《荒野猎人》中被着重描摹的。“我们想让观众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发生了的事会发生。”

  这就再次回到之前提到的,为什么说《荒野猎人》是一部野心巨大的电影,因为除去它在拍摄、导演和制作各方面对于电影技术手段的探索以外,它也野心勃勃地试图去涵盖如此之多的宏大主题。

  总而言之,《荒野猎人》是伊纳里多继《鸟人》之后,探索电影艺术可能性的新尝试。至于他能否再次笑傲奥斯卡,以及能否以他的探索和冒险精神重新定义好莱坞的电影版图,甚至成为引领国际电影风向标的第一人,我们还无从知晓。但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们所知道的是,我在做的这些事都是非常实验性的。要么一败涂地,要么一举成功,但不管怎么样,至少都应该试一试。”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