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戏曲剧种演进史考述》正式

2019-11-24 23:46| 发布者: admin

 

  ;北京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山东大学、河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中国戏曲学院等十数所院校客座教授。

  曾任大学名誉教授、胡适讲座教授、大学讲座教授、杰出人才讲座教授;亦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斯坦福大学,荷兰莱顿大学担任访问学者;在德国鲁尔大学、香港大学担任客座教授。曾荣获多项学术大奖。

  1967年6月以《洪升及其长生殿》获台大文学硕士学位,1971年9月以《明杂剧概论》获文学博士学位。同年留校任副教授,迄今未曾离开教职和戏曲。学术和教学范围以戏曲为主体,以俗文学、韵文学和民俗艺术为羽翼。

  本书是曾永义先生四十多年学术研究的最新成果,涉猎广泛,时间跨度大,涉及戏曲、古典文学等领域,从先秦至20世纪末,是一部浩瀚的戏曲剧种演进史大作,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全书分为上中下三册,从第一章“先秦至唐代戏剧与戏曲小戏之渊源及其剧目考述”开始,至第十章“南戏北剧之交化以北剧为母体产生明清‘南杂剧’与‘短剧’考述”为上册;从第十一章“腔调”考述至第十四章“近现代戏曲剧种‘词曲系曲牌体’与‘诗赞系板腔体’雅俗推移之考述”为中册;从第十五章“脚色”考述至第二十章“戏曲剧种与偶戏考述”为下册。

  以1998年赴大学参加“海峡两岸小戏研讨会”算起,认识永义先生已然二十年了。其间个人学术兴趣随工作调整而转移,与曲学渐行游离,先生相待之情谊则略无改变,不管是来讲学或参会,多会预先告知。记得一次在箭扣长城的农家乐酣饮,星月满天,先生醉醉地向远在台北的夫人致电:“我和卜键正在长城脚下呢!”声音在黑黝黝山林间回荡。永义先生的明爽率真,很多学者应能举出不同的例子。

  论说中国数千年历史进程,常分为道统与治统。道统者,华夏之道德精神、儒家之学术思想所系,亦是文学艺术的精魄。王朝纷繁更替,道统虽不免与时沉浮,而始终未曾断绝。这里有一代代读书种子的秉持守望,有无数的心念血诚,也有像方孝孺那样的决绝和牺牲。我敬重永义先生,正在于他对中华文化传统的自觉担荷与护持。二十年来他常常访问,几乎每年都有好几次,参加学术会议,举办讲座,出席两岸文化交流,率剧团来演出,包括呈演其亲自编写的新戏。他也不断策划一些学术交流项目,邀请学者去参会和演讲,合作一些专题研究。我曾说国家应给永义先生颁发一个特殊贡献奖,半开玩笑半是当真,出于一份知解:要知道他从未担任过校长、院长之类职务,没有可堪调动的行政资源。先生靠的是一己之热忱,多方筹措与化缘,朋友、学生甚至家人齐上阵,既要克服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也会承受一些不明事理者的议论指责,那可真叫义无反顾。

  义,义气,仗义,作为世人所崇尚的美德,从来都不仅仅属于那些两肋插刀的绿林好汉,而首先体现在读书士子身上。永义先生是一个醇正儒者,却也爱作东,爱与旧友新朋欢会,杯酒素馔,面酣耳热之际击节长啸,“酒是黄河浪,酒是钱塘潮。酒是洞庭水,酒是长江啸。滚滚浩浩,渺渺滔滔,一气弥漫了太平洋的波涛”。这是他自撰的《酒党党歌》,我在与都多次听过,竟会联想起关汉卿名曲“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皆韵节铿锵,内蕴着文人心中的豪侠之气。说到治学,人们多会想起那些不离书斋、青灯黄卷的循循儒者,固亦令人钦敬,然学术的研讨交流,项目的策划统筹,对晚辈的提携鼓励,也是要有人付出的。能将二者有机结合,将两岸学者相挽结,进而形成研究群落与学术梯队,推动戏曲艺术的繁荣,永义先生为当今第一人。他人品贵重,治学谨严,一生志业不离学问之道,所作文字,从散文随笔到学术专著、戏剧创作,都显得“童心”(即李贽所谓“真心”)未泯,充满着感情的投注。

  因史料文献匮乏,又涉及音韵曲牌与声腔剧种,自来治曲较难,打通其发脉传衍、繁兴流变则更难。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之后,通史之作有先师祖周贻白《中国戏剧史长编》,张庚、郭汉成《中国戏曲通史》等,皆有开创之功,也不无时代的局限。曾永义《戏曲剧种演进史考述》是一部集大成之作,既能借鉴前贤研究的成果,如本书绪论中所说“站在前辈肩上”,也是其五十年专注耕耘的学术结晶。与前人论曲多从文学着墨不同,本书以三千年间的剧种演进为纲,可谓由极繁难处入手,抓住了筋节肯綮。戏曲的文学成就当然不容忽视,但毕竟属于表演艺术,且随地滋蔓,化为韵致有别的声腔剧种,也成为研究戏曲绕不过去的课题。永义先生在和都曾做过大量田野调查,与老艺人和演员交朋友,出版过多部专题研究著作,也为这部大著奠定了基础。

  对声腔剧种的定义,一般以明中叶出现的海盐、余姚、弋阳等为始,然后是昆曲、梆子、皮黄的流变与京剧的形成……时代甚晚,前此一片混沌。本书则将剧种概念大为扩拓:以艺术分,则有小戏、大戏、偶戏三系统;以体制分,有宋元南曲戏文、金元北曲杂剧、明清传奇、明清南杂剧、清代诗赞系剧种等五系列;以歌乐分,有诗赞系板腔体、词曲系曲牌体两体式;以腔调分,又有海盐、弋阳、余姚、昆山、梆子等单腔调剧种,昆弋、昆梆、京梆、皮黄等双腔调剧种,更有多腔调剧种如川剧、赣剧、湘剧、婺剧、金华剧三类型。每一大类后复再作细化,详加考述,以见其复杂性与跨越分类的互动。先生之区分与定义或仍有讨论的空间,本书各章节或不免小有繁复枝蔓,但其所呈现的宏阔视野和通变史脉,所形成的剧学体系与独特的叙述角度,必将对学术研究作出新的推动。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以新时期培养硕士生博士生的速度,二十载已涌现出不止一代新人,也有不少学界前辈和同辈先后离去。知交半零落,是每个年辈都会遭遇的痛,现在轮到了我们;而目睹师友之容颜渐老,也令人感慨喟叹。近年来晤面时,觉得永义先生有些消瘦,不再如往昔之虎背熊腰、精神饱满,酒还是要喝的,通常也不再饮用白酒。先生老矣?就在这之后,就在今年春天,他这部一百三十余万字的煌煌新著完成了。

  古往今来有谁能不老呢?以在下所敬重的学界忘年交,有王蒙先生,有曾永义先生,皆可称老而弥笃,新著不断。对道统的持守,对道义的担当,赋予他们汩汩自出的青春之源。王蒙在几年前就曾说“明年我将老去,现在我依然年轻”,而明年复明年,数日前他仍率一众好友健步颐和园,猝遇暴雨而意兴不减。永义先生也是这样,从他的著述与创作中,从与他的相处接谈中,能见到一个学者的单纯和执著,见到一颗永远年轻的心。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