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人馆 是什么让《明星大侦探》里的杨蓉和张新

2021-02-20 06:19| 发布者: admin

 

  “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是日本歌手中岛美嘉的一首歌,在“网抑云”留言里,很多人将它视为排遣内心抑郁时听的一首歌。歌词之细腻令人动容,“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一定是因为太过努力地活。”

  这一期的主题是“抑郁症”,当众人解开谜题,展开信件,却发现人们往往忽视了亲密关系里语言的力量。挑剔和打击,可能成为对方心里的结痂,很难愈合。

  张新成饰演的角色“新音乐”感触颇深,“我一味以为她是世界上能够安慰我的人”,却忽视了她也需要理解和宽慰。

  撒贝宁总结道,“我们总把别人当药,可能对方跟你一样是个病人。”这种温柔的释义在一众流水线般的综艺节目里显得格外走心,也抵达了亲密关系的内核——有时候人们将救赎自己的希望寄托于它,那么失望时想必更为难过。

  庆幸《明星大侦探》坚持住了这种风格,讨论网络的主题有,讨论原生家庭的案件有,很多案件都在尝试触及人心的背面,在立意上令人刻骨铭心。这一季,杨蓉参与的一期案件也因此登上过热搜,词条名为#我是一个女生我希望她如愿#。

  在这个故事里,触及的是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里遭受的侵害,而杨蓉因为本身的童年经历和故事中的几个角色共情。在最后的抉择时宁愿违背推理的逻辑,在情感上希望拥有童年阴影的女孩都有一个好结局,希望她们可以如愿以偿走入阳光下。

  用悬疑的色彩包裹住温柔的内核,嘉宾在设定的角色轨迹里体味不同人生的幸福与苦难,这才让这部综艺变得温情又有立意。

  而至于抑郁症,在网络世界里被广泛化运用的一个词语,它背后的意义也在被更多人知晓。朴树曾在《奇遇人生》里说过一个形容:这些年的自己像蛇在蜕皮。这种解脱与成长,唯有直面内心的人敢于直视。

  王源在《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里唱过,“你说天塌下来你会陪我,但你又如何同感我寂寞。”即便朋友的开解,家人的安慰并不能抵消内心的消极想法,但被这样爱着,始终是好的。

  人们已经不再妖魔化“抑郁症”,觉得那只是一种想太多的疾病。而尊重这种疾病的基本规律,心病也需药石医。

  而在生活里,我们似乎也因为更多带着尊重色彩的讨论和普及,更多抑郁症的种类被大众了解。比如很多生育女艺人都在节目上说过的产后抑郁,它也是抑郁症的一种。

  奚梦瑶曾发文谈产后抑郁,“在你不快乐难过的时候,告诉自己你没有错。”这不是矫情,而是向爱人发出的一种求救信号。

  霍思燕也在节目上谈过自己内心的产后心理,父亲在她生产后短暂地来过一次,她认为家人都只是来看孩子的,没有人真正关心和在意自己的身体和状态,于是蒙头爆哭。

  而这种心理除却产后的激素分泌、生育成本的焦虑,还来自于社会层面上对“母亲”角色的要求和对“父亲”角色的宽松。

  所以顽症都不是空穴来风,所谓的“心理阴影”也来自于被伤害。但总是要怀着理解和希望,相信自己定能克服。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