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日本《宇宙基本计划

2021-02-23 08:02| 发布者: admin

 

  2020年6月,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正式通过了新修订的《宇宙基本计划》,为日本未来十年的宇宙政策确定了方向。透过《宇宙基本计划》可以看到,日本正试图利用自身在经济、科技、教育方面的传统优势,全力以赴要在未来世界各国的太空开发竞赛中牢牢占据前列。

  2020年6月,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正式通过了新修订的《宇宙基本计划》,为日本未来十年的宇宙政策确定了方向。作为一份公开发布的政策文件,该计划以军用和民用为两大立足点,面向全体日本国民,详细阐述了太空开发事业在安全保障、国土防卫、科学研究、产业发展、防灾救灾、资源利用、人才培养、国际合作、国民教育等方面的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以期获得支持和资金保障。

  透过《宇宙基本计划》可以看到,日本正试图利用自身在经济、科技、教育方面的传统优势,全力以赴要在未来世界各国的太空开发竞赛中牢牢占据前列。同时,日本因目前在探月、火星探测、深空探测等太空开发领域落后于其他国家而产生的焦虑感和紧迫感,也在该计划中体现无遗。

  日本在2009年首次制定《宇宙基本计划》,2013年和2015年曾两次进行修订。对于这次最新修订,日本媒体直言不讳地指出,正是鉴于宇宙空间在安全保障领域的重要性不断提高,日本政府时隔5年再次对该计划进行了修订。

  在《宇宙基本计划》中,第一部分的第一个小标题就是《在安全保障领域,宇宙空间的重要性日益提高》。在这一部分,日本明确提出,“如果缺少对太空的利用,现代的安全保障将无从谈起。”为了对标美国,该计划多次提到,美国已经将太空定义为“战斗领域”,并于2019年12月创设组建了独立于传统的海陆空及海军陆战队之外的全新军种——太空军。

  而事实上,日本政府在2018年12月敲定的最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中,不仅使用了“事关生死存亡”这一措辞,来强调“在宇宙空间获得优势地位”的重要性,而且提出“要在太空领域,拥有干扰敌方指挥控制、信息通信的能力。”为此,该计划宣布,要在航空自卫队内部新编一支所谓的“宇宙作战队”。

  2020年2月,日本成功发射了一颗新型光学侦察卫星,使目前在轨的光学、雷达侦察卫星增至8颗。日本计划在未来形成包括2颗数据中继卫星在内的10星组网系统。

  另一方面,为自卫队打造的专属军事通信卫星“煌”系列,已完成2颗卫星组网,计划2022年发射第3颗。为进一步提升日本及周边地区的导航定位精度而研发的“准天顶”定位卫星系统,日本已于2018年年底实现4星组网并投入应用,目前正逐步在自卫队的舰机上安装信号接收机。按照相关计划,这一系统将于2023年实现7星组网,届时日本将建成独立的区域卫星定位系统。下一步,日本还计划发射自己的预警卫星。

  2020年5月18日,日本自卫队首支“宇宙作战队”在航空自卫队府中基地正式组建,其主要任务是监视他国卫星以及可能撞击人造卫星的太空垃圾的动向,推进部署雷达等军事设施。

  为了实现《防卫计划大纲》提出的“在从平时到战时的所有阶段,都必须在宇宙利用领域确保优势地位”这一目标,日本在《宇宙基本计划》中提出了一整套提升太空军备力量的方案。其中,构建“小型卫星星座”这一举措尤其值得关注。“小型卫星星座”是指通过发射多颗小型卫星来组建的通信网。《宇宙基本计划》提到,在导弹早期探测方面,日本一直依赖美国。如“小型卫星星座”得以实现,日本将拥有早期探测能力。由于使用多颗卫星追踪导弹的动向,所以监视精度很高。而且,即使某颗卫星发生故障,也可以用其他卫星来弥补。

  近年来,日本在太空军事化方面动作频频,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冲绳时报》曾发表社论,对于日本成立“宇宙作战队”表示担忧,希望日本不要忘记作为其安全保障基本方针的“专守防卫”原则。瑞典空间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山内正敏也曾在日本一家网站刊文指出,新修订的《宇宙基本计划》优先考虑防卫省的意向,把军事用途作为太空开发的最优先考虑事项,这种倾向令人担忧。

  《宇宙基本计划》的前言开宗明义地提出,目前,太空开发事业对于日本的安全保障和经济社会,具有越来越重大的意义。太空开发事业也迎来了由官方主导向“官民共创”转变的新时代。太空开发事业不仅代表着科学技术的巅峰,也是经济成长的动力。

  随着以美国企业为代表的民间资本大举进入宇宙空间开发领域,日本各界也开始逐步认识到该领域的巨大商业价值。《宇宙基本计划》列举数据称,日本民间企业已连续3年向宇宙开发领域投入了100~200亿日元的资金,而且原本各处于不同赛道的玩家也纷纷入局。为了让该领域的新老玩家实现联动发展,日本将在研究、开发、实证等方面,全力构建产学官一体模式,打造良好的事业发展环境。

  目前,日本国内航天产业的规模为1.2万亿日元。《宇宙基本计划》提出,日本将改变以政府为主导的宇宙开发计划,积极鼓励民间企业参与其中,力争在本世纪30年代早期实现翻一番的目标。

  《宇宙基本计划》还提出,在欧美国家,许多尖端科技都是应安全保障所需而得以开发和应用的。但随后这些尖端科技在提高欧美国家宇宙产业和相关行业的竞争力方面,也发挥出重要作用。而在这方面,日本并未形成相应的机制。因此,日本的当务之急在于找出对策,强化民用转化机制,从而让日本在宇宙科学、空间探测等领域尖端科学技术尽快实现民用化。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激发民间的活力,日本在具体的宇宙开发项目中,将遵循“能够由民间担负的部分,就尽量交由民间来组织筹措”的原则,同时,日本将致力于提高民间投资的“预见可能性”,让民间资本对于投资宇宙开发领域能够持有相对合理和稳定的预期,进而促进更多不同行业的企业和初创企业参与到宇宙开发产业中。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在《宇宙基本计划》中也有所提及。该计划指出,宇宙空间系统能够精确提供位置、时间、图像信息,保障通信畅通,这些都是未来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石。另一方面,在经济社会因疫情陷入危机的背景下,日本的宇宙开发产业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越是如此,就越有必要对于宇宙开发事业提供大力支持。

  未来的太空开发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而想要打造一支在太空开发领域具有世界顶尖水平的人才队伍,则同样需要从娃娃抓起、从培养广大普通国民对太空的兴趣做起。因此,《宇宙基本计划》专门将“增进国民对太空开发事业的理解”和“夯实太空开发事业的人才基础”作为重要的战略目标,并为此制定了全面而长远的规划。

  例如,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太空开发领域主要是宇航员、宇宙科学家、航空航天工程师等理工科人才的天下。然而,《宇宙基本计划》特别提到,未来需要重点培养的太空人才还包括:“既具备太空领域专业知识,又能成为太空领域与其他领域之间沟通桥梁的人才”“善于制定太空国际规则的人才”“促进国际太空合作的人才”“开拓太空产业市场的人才”“能够分析太空开发事业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和经济效果的人才”“能够通过太空开发事业创造出新产业的人才”等。该计划指出,上述这些人才都必须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具有深厚的造诣。只有发掘和培养出这样的人才,才能牵引太空开发事业不断取得成功。

  另一方面,为了获得国民对太空开发事业的广泛理解和大力支持,《宇宙基本计划》提出,要通过各种传播途径,以适当方式向全体国民宣传宇宙开发利用的意义、成果、价值及重要性。

  “日本宇航员活跃在太空中的身影,既可以激发广大国民对太空开发利用事业的理解和支持,同时也能够带给人们以梦想和希望。今后还需进一步发掘利用其中的巨大价值”,《宇宙基本计划》最后这样说。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