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包子番外:父子战争

2021-02-07 23:14| 发布者: admin

 

  那个人是他爸爸,据说是个有名的歌手。不过他从没听他唱过歌,所以常会暗中猜测他唱歌一定很难听。

  说起来,他以前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妈妈最喜欢的人是自己。直到那个男人出现,他才知道妈妈最喜欢的人是爸爸。

  在最早的记忆中,围绕在他身边的大部分是女人。他把她们分成两类:妈妈和其他人。他能凭气味从她们中辨认出哪个是妈妈,哪些是其他人。现在他能通过气味、脸和声音认出她们:奶奶、姑姑、看护阿姨。

  一群人聚会的场合,他被高高举起,再快速落下,眩晕失重带来的快感让他一下子没能控制好表情,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他听见一个愉悦的声音说:“妈妈快看,他笑起来跟志龙小时候一模一样。”

  接着,他被转手到这个人的怀里,被她看着,听她说:“爸后来变得认生了,胜龙你不要学他好不好”

  因为没什么印象,他从没有产生过疑惑,也没觉得自己的生活中缺少点什么。但是不久,这段安逸的生活就随着那个男人的归来而永远地结束了。

  那是圣诞过后的一个周末,一大早他就被叫醒,穿上帅气的童装,运动鞋,拉着妈妈的手,站在院子门口。

  他张开双臂想让妈妈抱,听见她说:“今天爸正式结束兵役,退伍回家,你要跟他好好相处,不能任性,听见了吗”说着蹲亲他脸颊一下。

  熟悉的甜香气息迎面袭来,受不了诱︱惑的他正要奋不顾身扑进那个怀抱,妈妈却突然站起身,拉起他的手,向门口看去。

  顺着妈妈的目光,他看见门被打开,一双红色的鞋子快速移动过来,一个背包被“唰”地扔到地上,接着手上一空,妈妈不见了。

  他仰脸看去,只见妈妈正被一个男人抱着亲吻不是亲脸颊而是亲嘴唇。妈妈喘息着,身体后仰,弯出一个难以置信的弧度,一手抬起向空中抓去,似乎在痛苦挣扎,像是被人欺负了。

  他大急之下,一把抱住那男人的小腿,想拉开他,结果被他一抬腿甩开。他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上去,抱住的同时张嘴咬向那人的小腿。那人穿的牛仔裤上有破洞,被他精准地穿过破洞,死死咬住腿上的肉。

  只听“啊”地一声惨叫,他聪明地立刻撤嘴,一转身挡在妈妈前面,警惕地看着眼前那个正不停抽冷气,对他怒目而视的男人。

  那人的头发很短,看起来有点怪。至于长相,他觉得很普通。当然这是跟他比才显得普通,要知道见过他的人都称赞他继承了妈妈的美貌,看护阿姨整天叫他小人偶。

  那人虽然长相普通,脾气却大得很,冷起脸来瞪人的时候很吓人,但是为了保护妈妈,他还是勇敢地仰起脸跟那人对视。

  刚觉得脖子有点酸,身上一轻,他被抱起来,变成跟那人平视。随即他听见妈妈带着笑意的声音:“宝贝,叫爸爸。”

  妈妈笑起来,听起来很开心。那人看看他,再看看妈妈,脸色缓和下来,伸出一根手指去勾他的手,对他说:“叫她,叫妈妈。”

  “这孩子到底像谁啊我小时候可没他这么凶。你怀他的时候偷偷练武了”那人好像在抱怨,听起来对他不太满意。

  “孩子随我,粗鲁无礼,冒犯了gdragon君,我替他向您赔礼道歉怎样”妈妈抱着他进了屋,把他放到地上。

  那人也进屋,放下包,脱掉大衣,说:“夫人言重了,我刚才不过随便说说。他下嘴虽重,好在劲儿不大,腿上应该不会留疤。”

  他正伸直手臂协助妈妈脱自己身上的厚外套,突然被一把抱起,放到沙发上。等他回过神来转脸看去,发现妈妈正蹲在地上,撩起那人的裤角,急急问道:“牙印有点深,志龙你怎么样疼不疼”

  这是他第一次从妈妈口中听到自己的全名,他本能地感受到一股浓浓的责备之意,心里有点怕。为摆脱这种感觉,他赶紧点点头。余光扫过他爸爸的脸,不期然看到一丝狡黠的笑容,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他那时刚一岁两个月,他的“饭”当然是母乳。虽然开始吃一些辅食,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吃母乳。因为这个,他晚上一直都和妈妈一起睡,以便随时进食。

  那男人,也就是他爸爸,厚脸皮地跟他们睡一张床。明明这个宅子里有那么多空房间,他却非要跟他们挤。虽然那床很宽很长,可是多一个人还是多有不便,特别是对他来说。

  他本来习惯睡前先吃母乳,结果这天他一边吃一边听到有人建议道:“以后还是改喂奶粉吧这样晚上可以让恩熙带。”

  “不一样的。我在家里是忙内,当然可以这样。他是长子,怎么能这样惯着最重要的是,累坏你怎么办”

  “我早知道我们的孩子会很聪明,现在看来还是笨点好。话说他怎么吃得没完没了的,每天晚上都这样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阵声响弄醒。他揉揉眼,翻个身,想躲开这扰人清梦的噪音,可是却怎么都躲不开。他仔细听了听,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他听见房间某处传来压抑的喘息声,还有强忍的惊叫和断续的呻︱吟声。那声音跟早上妈妈被那男人强吻的时候有点像。

  他捂住眼,再翻个身,悄悄睁开眼,伸出一只手向旁边摸了摸,没人。他一骨碌爬起来,茫然四望,借着墙角灯柔和的光线,他发现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睡前床上有三个人,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爸爸妈妈不见了。那吵醒他的声音也突然消失,代之以低低的说话声和轻笑声。

  他赶紧躺下,闭眼装睡。他听见他们起身,离开,好一会儿又回来。轻轻地,他感觉身边躺了一个人,凭气味他认出那是妈妈。他很想蹭过去抱住她,但最后他忍住没有动。

  听到这句话,权胜龙才模模糊糊地想明白那件奇怪的事:原来他们两人刚才一起睡在了地毯上听爸爸的口气,不是在接受惩罚,倒像是接受奖赏。

  他听见妈妈“嗯”了一声,随即他感觉头顶有人在看他。睁开眼,看见熟悉的脸,他哼哼两声,妈妈会意地抱起他去卧室的卫生间方便。

  完了之后他把脸埋在妈妈怀里,被她抱着上了床。他紧紧抓着她的衣襟,生怕她再丢下他。他感觉妈妈摸了摸他的额头,轻声问:“宝贝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听说自己从出生起就不是爱哭的孩子,他用来表达自己需求的信号,妈妈都知道。这次的泪水要表达什么,他不太清楚,而且也不太想让妈妈知道他本能地觉得那个要求不会被满足。

  第二天早上起来,妈妈发现他的眼睛有点肿,就让爸爸准备冷敷的东西,他爸爸竟然说:“这孩子昨晚吃太多才会肿的吧”

  此后他默默接受了爸爸和他们同睡一张床的事实。白天跟看护阿姨一起玩,配合地吃辅食喝奶粉。他习惯了晚上爸妈会一起消失一段时间,习惯了不受干扰地睡觉到天亮。

  妈妈看起来精神越来越好,爸爸对他越来越和气,偶尔还会跟他玩一会儿。他还是只会叫妈妈,不会叫爸爸,不过爸爸好像没有因此不高兴。

  一天晚上,他睡到半夜,听见爸爸说:“他马上一岁半了,该断奶了。他断了你才能出去工作,你不是还想工作吗”

  在他们商量好送他去美国的第二天,妈妈在给他洗手时发现他指甲有点长,想给他剪掉,他爸爸一听,自告奋勇要替他剪。他不太乐意,觉得爸爸只不过是为了讨妈妈欢心。不过这件事他做不了主,还是乖乖伸手让爸爸剪。

  爸爸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过剪得很专心,妈妈在旁边看着,不时夸两句。突然他觉得手上传来一下针扎似的痛感,不由叫了出来。爸爸赶紧收回剪刀,拿起他的手指,妈妈看了看,说:“擦到一点皮,宝贝不哭,今天就到这儿,不剪了。”

  大概是为了安抚他,爸爸伸手来抱他,他一扬手一挣扎,就听见“啊”地又是一声惨叫,随即听见妈妈带点哭腔的声音:“天哪,权胜龙你都干了什么”

  只见一道血痕从右边侧脸直到脖子,不是很深但很长。他爸爸在惨叫后倒没有再出声,因为他正忙着安抚激动的妈妈。他妈妈在回过神后则秒速去找家庭药箱替爸爸处理伤口,没再责怪他。

  他当晚和看护阿姨一起睡,睡到半夜想尿尿,叫了声“妈妈”,阿姨起来抱他方便,他听见她说:“你妈妈最见不得爸受伤,何况还是脸唉,有时候父母太恩爱,对孩子也不见得是好事”

  他爸爸脸上贴着个什么东西,精神看起来很好,还抱了抱他,交待几句。妈妈接过他,捏着他的脸蛋,说:“你不知道爸是靠脸吃饭的吗你害他差点破了相,知不知道这有多严重”

  他有点委屈,撅起嘴,妈妈凑上来亲他脸颊一下,说:“好了宝贝,去奶奶家要好好听话,不要累着奶奶,知道吗”

  这天晚上,趁人不备,他来到童车前,看着刚出生一周的妹妹,说:“下面的话你可能听不懂,不过作为哥哥,还是要告诉你,算是送给妹妹的第一件礼物:我们的妈妈,她会喜欢你,但不会超过喜欢我。她喜欢我,但不会超过喜欢爸爸。真实的东西往往很残酷,不过,我们得学会接受,因为,这就是我们的人生。”

  这文从去年10月开始筹备,12月中开始写,今年3月底写完,今天把后面的章节全部上传,对我来说,算是完成一个心愿。

  这文是根据读者的提议而写。我原本不知道他们是谁,但在写的过程中,爱上了bb和权志龙,所以,希望他们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