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又一位被爹坑的艺人?!这一坑就是144亿

2021-01-09 06:35| 发布者: admin

 

  2017年4月—2019年9月期间,由梦都影业核心艺人出演四部影视剧项目,每一项酬金5000万,总金额2亿

  在该文书中,还提到了双方签订《合同协议》时,华策影视是甲方,梦都影业为乙方,父亲是丙方,而张若昀则是乙方艺人。

  也就是说,在这两年半里,张若昀要拍4部由华策影视投资的影视剧,不分类型,每部片酬都是5000万。

  2017年8月,两方签署《合作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张若昀)将其收取的其他影视剧6500万酬金支付给华策影视,以此抵扣《合作协议》中的一部影视剧项目。

  于是2019年6月,华策影视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之前签订的《合作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并要求梦都影业返还1.44亿,相关责任人承担连带责任。

  通过该诉讼,法院查封或冻结了浙江南北湖公司连带责任方价值15509.68万元的财产,并查封了连带责任人名下房产作为保全措施。

  保全措施是债务纠纷中的一种担保手段,财产、房产被保全以后,如果日后欠债的人还不起钱了, 至少可以执行这些保全资产。

  而“张若昀涉1.4亿违约纠纷”“数亿存款和房产遭查封”的讨论便来自于此,在某媒体发表的文章称,法院所指的连带责任人为张若昀。

  不到一分钟后,张若昀工作室也发表了声明称“再陷财务危机”“数亿存款和房产遭查封”等属于不实内容。

  裁决书中称《合同协议》中乙方为梦都影业、张若昀为乙方艺人,即张若昀为梦都影业艺人。而工作室表示,“本工作室自2014年6月4日成立以来一直独立运营张若昀先生的演艺事务,张若昀先生从未委托其他任何第三方作为其演艺代理机构。”

  这种说法也就与“梦都公司和华策公司以及共同签署了《合作协议》,约定演员张若昀参演华策公司四部电视剧事项”,出现了矛盾。

  如果工作室说法属实,那么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性:梦都影业未经张若昀委托,擅自与华策影视签署了《合作协议》?

  天眼查显示,为最早股东、法定代表人。2015年12月7日卸任法定代表人,由张若昀出任并把手中的70%股份移交给他。

  同期除了梦都影业外,张若昀还是餐饮、影视管理、宾馆、建筑装饰等4家公司法定代表人,这4家公司都是梦都影业的投资子公司。

  但张若昀先是在2016年12月30日退出这4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行列,又在2017年1月18日卸任梦都影业法定代表人,并将所持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上海岚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同样也是2017年1月,有博主爆料华策影视和张若昀签订了战略合作,深度合作时间为3年,被曝出的4部将由他主演的华策剧为《霍去病》《长歌行》《四十成年礼》《极道少女养成记》。

  但除去《霍去病》由张若昀主演并拍摄完毕,剩下3部剧集看起来和他都关系不大,《长歌行》主演是吴磊和迪丽热巴,后面两部剧集至今没有消息。

  而目前,张若昀旗下共有3间公司,分别为:嘉兴健昀影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已注销,以下简称嘉兴健昀)、上海昀鼎影视文化工作室(已注销)、上海若昀影视文化工作室。

  值得注意的是,嘉兴健昀和梦都影业都位于同一个工业园中,但已在2018年4月简易注销;后两个公司则是张若昀工作室。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即便已与梦都影业完成切割,也并不代表张若昀可以逃避相关法律责任。

  “不过,即便如此,作为他的利害关系人,从法律上来说一般也不会支持其毫不知情的说法,如果想推翻这个协议,个人觉得证据不是很充分”。

  在董律师看来,华策影视方面在投资时所看重的主要就是明星的个人价值。“因为他是演艺人员,本身能够创造价值,如果没有他的话,这个公司就不会有这样高的估值和对价”。

  就在去年张若昀大婚当天,华策影视披露了一份民事裁决书,判定冻结梦都影业、张若昀父子共6000万财产。

  一手紧紧握住儿子的经纪约,据部分媒体报道,张若昀出道以来经纪约就一直在手中,张若昀崭露头角的早期也是在老爹导演监制作品中疯狂刷脸,两人深度;

  另一只手则抓住梦舟系公司搞资本运作,光是2010年-2015年就先后创立西安梦舟影视、嘉兴梦舟影视和上海大昀影视等公司,2016年前都是风光无限。

  这两条线也存在交叉之处,比如《雪豹》《黑狐》等这几部张若昀出演的作品,背后都离不开梦舟系公司,而“梦舟”最后也成了让背债累累的“噩梦”。

  2015年,前身为鑫科材料的上市公司梦舟股份,以9.3亿、近4倍溢价收购西安梦舟全部股权。以当时持股比例计算,他在并购中获得了5.859亿现金。

  收购西安梦舟时,鑫科材料与其签订了14-16年的业绩对赌协议,还要求自2015年6月起继续在西安梦舟及下属公司任职六十个月,以此达到深度绑定。

  先是自己,离开后立马花了450万成立一个新公司——上海大昀影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大昀),持股90%。

  先是在2017年12月,曾经由西安梦舟直接控股的嘉兴梦舟,资产全部转移到刚建立一年的霍尔果斯梦舟旗下;

  兜兜转转,到了2018年6月,离开后新建的公司上海大昀把嘉兴梦舟收购了。也就是说,西安梦舟在离开3年后,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霍尔果斯梦舟应收上海大昀转让款3835.09万,西安梦舟应收嘉兴梦舟1.96亿,这些都是“卖身款”。

  而这些卖身款加上股利分红款3417万,合计2.689亿的“梦舟系”债务,则全部落到了的头上。

  18年1月先是花了750万认缴深圳捷成梦之都影视公司15%股份,10月又投了300万成立北京明翼影业。

  之前我们就提到在成立新公司时把儿子的名字取进公司名,而张若昀这边,自己工作室的注册地址就在的公司上海大昀楼下,看起来,父子关系不错,

  张若昀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为抢夺他的抚养权,他妈妈曾想连夜带他飞去国外,最后还是奶奶带着一帮人拦下的。

  张若昀亲妈是圈外人,没有稳定收入,所以抚养权被握在手里。但亲爹忙啊,最早是房地产老板,后来逐梦影视圈,当导演开影视公司。

  基本上张若昀就是在“一年见一次爹,几年见一次妈”的频率中长大,一直到成年以后,他见到妈妈的次数都不超过15次,母亲节时想找张合照都找不到……

  但张若昀家庭关系之所以被冠以“娱乐圈最混乱”之说,远不止是父母离异,而是亲爹较为风流,坊间流传这么一句话,“拍一部戏爱一个女人”。

  和张若昀亲妈离婚不久,投资《京都纪事》时认识了京圈女演员刘蓓(主演过《甲方女方》《红色康乃馨》等),两人互生好感,没多久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这里插播一个熟悉的人物吴秀波,当年吴秀波还不懂得金刚经,也还不是儒雅大叔,只是刘蓓音乐方面的经纪人。有人说工作上一来二往,感情逐渐加深,也就成了刘蓓和的第三者。

  但实则另有他因,刘蓓拍《军人机密》时爱上了导演张黎,拍完后就和离婚、和张黎走到一起,成为他的第五任妻子。再婚不久后生下一个儿子,刘蓓就选择息影,一心相夫教子。

  后来刘蓓曾表示,第一段婚姻的确伤害了张若昀老爸,婚姻失败怪自己轻气傲,不懂得体贴人,理解人。

  谁也想不到的是,二次离婚后,刘蓓和前前夫破镜重圆了。在刘蓓的描述中,他们变成了“哥们儿”,最终复婚。

  可以想象亲爹两婚两离对张若昀的冲击有多大,此时他的家庭构成已经相当奇妙,后妈刘蓓出走一圈,归来不仅还是后妈,还带回来了和第二任丈夫生的。

  但刘蓓也没有成为的终点,有网友爆料,现在又又又离了,和一个90后女生结了婚,并生了个儿子。

  emmm……如果爆料属实,那么可以想象88年出生的张若昀回家对着比自己还小几年的后妈时,得有多么窒息。

  张若昀就曾经说过,由于家庭关系,早期性格其实是比较孤僻的那种,不爱和被人交朋友,特别缺乏安全感。

  所以他最亲密的家人不是风流老爹,也不是没见到几面的亲妈,而是一手拉扯自己长大的爷爷奶奶。比如参加《花儿与少年》需要给最亲近的人打电话,他就毫不犹豫地打给了奶奶;后来接《十五年等待候鸟》时,也是因为奶奶想看到他演偶像剧。

  这样的情况下,倒也不奢求他们的父子关系能有多好,但也的确有传闻称,两人之前关系紧张,直到张若昀当艺人后开始缓和。

  一方面是张若昀北电毕业后无戏可拍,多少也有意帮衬儿子,“看到爸爸的戏里有合适我的角色就去了。”

  执导的电视剧《雪豹》《黑狐》《新雪豹》都能看见儿子的身影,张若昀也正是凭借《雪豹》刘志辉一角而开始受到关注。

  这份信不长,开头称呼儿子为“朋友”,也透露了平时会和张若昀一起喝酒聊天,有快乐也有争执。

  网上亦有一种说法认为,给张若昀与华策之间签了4部戏合约,但张若昀拒不参演,导致父子二人感情产生裂痕。

  父子关系究竟走向何方?被拖欠的1.44亿又去了哪里?这些藏在张氏父子背后的谜团,线号风曝也会持续关注报道。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