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的诅咒韩娱圈的诅咒青瓦台的诅咒

2019-11-13 16:38| 发布者: admin

 

  据韩国警方14日消息,25岁的韩国艺人雪莉,经初步调查,她在自家上吊自缢。经纪人于14日下午在城南市某庭院住宅2楼发现雪莉死亡,之后报警。

  “她有一阵子很奇怪的,一直晒一些穿着暴露或姿势充满性暗示的照片,直播不穿内衣,还有吸毒什么的。”办公室的同事正在向不清楚雪莉是谁的人,说明这个引起讨论的韩国女明星。

  “不是为了拉仇恨,是因为我舒服才做的。”时而笑着回怼,时而淡定回应的雪莉回答。事实上,她以身作则支持free the nipple,这在欧美国家很常见,但在韩国,却成了负面标签。

  2018年,韩国Naver TV推出综艺节目《真理商店》,由雪莉主持,这是她第一个个人真人秀。节目的固定开场字幕是:请抓住真理的手。

  节目中有这样一个片段,与雪莉一起合作电影的女演员,在餐桌上向大家坦白了自己曾经对雪莉的反感。

  “早早就开始演艺工作,虽然没人把我当小孩看,但我真的就是个小孩。感到很多压力,经常觉得很害怕,人们告诉我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某一个时刻,我突然开始思考,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呢?”

  雪莉,出生于1994年,父母一改给儿子取名“大辉”、“大熙”时的随性,郑重为她取名为“崔真理”,希望她能够像当时很火的韩国女星崔真实一样,大放光彩。

  1999年,五岁的崔真理遭遇了一场车祸,弱小的她被那辆事故车拖行着,为了求生,她拼命的撕掉了卷入车帘的衣服,令自己平安脱险。

  11岁那年,她在父母的支持下,参加了韩国娱乐巨头SM公司举办的少年选拔大会。据说当时SM的练习生人满为患,本不想再招,但是负责选拔雪莉的姐姐把雪莉演技、唱歌、跳舞的片段做成剪辑发给公司看之后,老板李秀满当即拍板:“就算我再怎么说别招练习生了,这孩子还是得招进来啊”。

  “她很聪明,刚进片场的时候就一点都不胆怯,她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导演开心”。凭借天赋和灵气,雪莉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童星。

  在SM建社10周年的晚会上,她站在舞台的C位,身后围绕着社长李秀满、前H.O.T成员安七炫、东方神起郑允浩。吹灭蜡烛的那一刻,无论怎么看,她都像个被众星捧月的小公主。

  顺理成章地,备受高层宠爱的雪莉被送进女团f(x),以歌手身份出道,并逐渐成为火爆亚洲的一线偶像。

  然而,名气越来越大的雪莉,身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舞台划水、公司偏爱、SM小公主的人设屹立不倒。而她与年长十四岁的嘻哈音乐人崔子恋情的曝光,也将她推上了风头浪尖。

  他在歌里写着露骨歌词,赤裸裸的画面,所有人都会把这些词句描写的对象扣在公开女友雪莉的身上。这让雪莉的公众评价一而再、再而三地跌落。

  2015年,雪莉以“专心戏剧工作”为由宣布退出了f(x),被大众认为“只顾自己让团员努力付诸水流”,正式点燃了网络黑特的火种,那一年,她才21岁。

  “她好像在发出求救信号。”雪莉拍了一段被剥皮的活鳗鱼在烤盘上垂死挣扎的视频,她还特地配了音:“啊,救救我!”

  这些生前的个人信息被大众翻来覆去地解读。包括她一组身着童装,由恋童癖摄影师拍摄的大尺度写真。

  在真人秀节目中,她对著镜头哽咽吐露:“大家对我似乎都一直戴著有色眼镜,其实还是蛮难过的。我觉得我已经有很多改变了,之后还会有更多改变,请大家多多关爱我。”

  具荷拉曾被前男友以私密视频威胁——“公开这些画面,让你的演艺生涯从此毁灭。”在被曝光的电梯监控录象里,具荷拉甚至疑似向对方下跪求饶。今年,她曾试图最后获救。

  隔壁家人气如日中天的TWICE日籍成员Mina,今年8月透过经纪公司JYP宣布罹患恐慌症,对于站上舞台会无预警感到极度不安与紧张,也确定将缺席团体的世界巡回演唱会。

  “以『我讨厌他』这种狭隘想法写下的留言只要花5秒,看了留言的我却五小时五天都在烦恼。”走红全球成为Z世代韩流icon的防弹少年团队长金南俊写过这一番话。

  “这一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已经 dead inside 了,还撑着继续做别人的星星月亮太阳。”同样受抑郁症所苦的金钟铉,2017年时烧炭,得年27岁。

  “雪莉真的仅仅是因为网络暴力而忍辱负重吗?处理公众,包括负面言辞,本身就是明星需要具备的能力之一,童星出道多年的雪莉应该具有一定的心理接受能力。”

  “雪莉在我的印象中一直很我行我素,她做一些有争议的事儿也不惧怕压力,如果她真这么在乎大众对她的看法,她完全可以不发动态不直播,慢慢淡出大众的视线,可是她没有。”

  人们联想到了张紫妍案。韩国娱乐圈率居高不下的原因可不只是网络暴力。南韩娱乐圈的肮脏背后是财阀的肮脏,财阀的肮脏背后是整个南韩国家的畸形与恶臭。

  她在生前向朋友哭诉,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在临死前的几天,公司甚至还安排她做结扎手术,只为了防止张紫妍意外怀孕,也为了方便客人不用带套。

  张紫妍生前签约的娱乐公司叫The Contents,这家公司的签约女演员中,曾有2位选择,一位是凭影片《松鱼》在东京国际影展中斩获演技奖的李恩珠,另一位是曾主演《那小子真帅》的郑多彬,而被雪莉父母曾当作榜样的女演员崔真实,也签约过The Contents。

  张紫妍一生命运坎坷,16岁时父母死于车祸,从此与姐姐相依为命。签约The Contents后,她的人生再无光明。

  韩国新闻节目《Newsroom》报导,张紫妍曾透露,因为不愿意一天接待十几位客户,被The Contents的老板金承勋关在公司殴打了几小时。

  张紫妍只是一个十八线女演员,少数让观众有记忆点的作品,就是韩版《花样男子》里的小配角恶女Sunny。

  据韩媒报导,张紫妍曾被要求与乐天集团董事长父子——86岁的辛格浩及56岁的辛东彬3P,并被父子二人用酒瓶进行性。为了满足客户的特殊癖好,她还吃下兴奋剂与毒品。如果不从,就被施暴。

  任佑宰在韩国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屌丝逆袭的典型,原本只是三星集团大公主李富真的保镖,结果近水楼台先得月,让大公主非他不嫁。

  在韩国,三星的影响力如同吞噬着每寸土地的巨兽。作为南韩第一大财阀,占据全国GDP 的20%,不少人直接把韩国称为“三星共和国”。

  当年李富真与任佑宰的婚礼有多隆重,后来离婚案就有多狗血。婚后,李富真在商界开天辟地,将三星的商业版图一拓再拓。而任佑宰成了“”。

  最终,这位南韩最有名的驸马爷获得离婚赔偿1.2万亿韩元(约合72.2亿元人民币)。但根据任佑宰的陈述,他也是这桩婚姻的受害者。

  “儿子长到1周岁的时候,我的母亲才第一次见到孙子,父亲则是在打离婚官司时才看到孙子。他是我的儿子,更是我上司的孙子。”言下之意,他这个当父亲的,在儿子这件事上,几乎说不上话。

  韩国天团BigBang的李胜利所经营的酒店被爆出性侵害、涉黄、涉毒事件后,总统文在寅决定彻查:“若无法查明这些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内的事件,那么我们也称不上正义的社会。”

  他确实在拿身家性命博弈,在公开表达他的决心之前,文在寅已将家人都送到了东南亚,这是要决一死战。

  、法律、媒体都成了为财阀服务的工具,如跗骨之蛆般盘踞在每一个韩国人身上,并绞杀所有试图挣脱的人,这就是韩国的病态体制。

  财阀的崛起,是因为当年前总统朴正熙,也就是朴槿惠的父亲,韩国历史上争议最大的铁腕总统,为了追赶发达国家,不得不培养国内经济势力,于是三星、LG等企业拔地而起。

  一方面,朴正熙是“汉江奇迹”的缔造者。正是在他的带领下,韩国实现了工业化和经济腾飞,在部分领域超越日本,抢夺到一系列重大产业的高端利润,这是不可抹灭的功绩。

  韩国财阀对的渗透极大,财阀背后的经济势力是美国。而总统没有军权,战时指挥权在美国手里。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南韩历史上几乎没有“独立自主”过,曾经他是中国的宗属国,如今又依附于美国霸权。

  韩国总统也没有类似于克格勃的特务情报机构可以收拾财阀,不可能像普京那样将寡头们一个一个干掉。

  韩国的国情也很特殊,其执政党根本不像中国一样控制力直达基层,党派的根基都十分脆弱,历任来自不同党派的总统会相互实施性报复,所以每一任总统都没有好下场。

  “工薪族神话”李明博因受贿成为阶下囚,而且连着妻子、儿子、女婿、侄子、哥哥什么的都被检察机关盯上,简直可以说是 “一窝端”。

  朴槿惠出事后,上演了九大财阀被集体调查的一幕,足以证明财阀与政权之间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而党派之间、历任总统之间死循环般的性报复,往往也以“贿赂”为主要的打击手段。

  如今,文在寅的改革派也失败了,他的左膀右臂被砍掉了,青瓦台的诅咒依然在延续,所有的总统都逃不开被暗杀、被下狱、被、被流放的命运。

  李胜利最终无罪释放,文在寅被下台。在世界各个较为发达的国家里,总统出面搞不定李胜利这样一个艺人的国家,各位见过几个?

  2013年,韩国电影《玩物》上映,这部电影以张紫妍事件作为改编背景,但这部电影并不像以卢武铉为蓝本改编的《辩护人》那样起到正面作用,反而是告诉观众:这是你自愿的,你拿统治阶层也没办法。

  据报导,张紫妍生前也从她招待过的30余位政要那里收到了60万元的支票,按照电影的逻辑,这是她自愿发生的交易关系。而她的遗书最终被“证明”是伪造的。

  The Contents老板金承勋因“招待”证据不足,只因施暴罪被罚700万韩元(4.2万人民币)。其他所有被涉及的政经界人物,没有一个承担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